6-3-15 是動保法有所不足,還是動保員心態不對

從案件看制度,我們缺的是甚麼?
是動保法有所不足,還是動保員心態不對

http://goo.gl/uevwMj
QR code

先從一則案例說起
案件發生在2014.08.04(一)的中下午時段,一位戴著帽子的婦人來到愛兔協會門口,隨後就將一隻寵物兔連籠帶飼料遺棄在門口隨後離去,當時協會是非值班日並無人在現場。透過監視器的畫面中,我們非常清楚的看到這是一起「家長帶著小孩過來丟」的典型案例,就跟前陣子偷安全帽的社會事件一樣,家長帶頭直接做最壞的教育示範。在此之前這位婦人並無與協會有任何聯繫亦無任何求助記錄。

當日監視器畫面

之後的整個下午,這隻被遺棄的小兔就這樣一直被放在門口無人看管,隨後附近路過的拾荒老人就順手將看到的可變賣物例如紙板、籠舍等資源回收物資撿走,然後將飼料與其他不可變賣的雜物隨意扔置。

本段附監視器畫面


隔日,協會的值班志工接獲一通民眾來電表示要替朋友詢問是否昨日有發現一隻被棄養在協會門口的兔子,當下志工回覆並無任何發現,並告知該民眾由於附近拾荒者眾多,若隨意將兔子放門口很可能會被拾荒者檢走或被野狗叼走。

# 本段附電話錄音以示負責(點此申請調閱) #


兔兔被找到了
數日後有附近民眾帶著一隻未成年的幼兔來到,向志工表示在協會附近的巷弄內拾獲這隻小兔,當時以為是協會有遺失或逃脫的小兔子,直到近日有空才趕緊送來,但這隻黑白相間的小兔並非協會所收容的兔子,因此志工經過資料比對並檢查監視器畫面後,發現這隻兔子根本就是上述婦人所棄養的小兔,並且嚴重懷疑那通詢問電話就是棄養者本人。隨後志工趕緊將兔兔收容安置之後,隨即把將相關事証通報給主管機關台北市動物保護處,請地區動保員立即進行稽查,以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並喝止棄養歪風。這隻遭遺棄但幸運撿回小命的兔兔,因事逢農曆七月中元普渡時期,志工以一部有關中元節的電影取為「魔法阿嬤」。

民眾所拾獲的小兔 [魔法阿嬤]



這樣算是棄養嗎?

案件發展到目前為此該婦人的行為是否構成動物保護法中的棄養罪?我們先來看看動物保護法的內容怎麼定義:動物保護法第五條,飼主飼養之動物,除得送交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收容處理外,不得棄養。(相關罰則一萬五至七萬五千元罰緩)。

法條的意思就是當民眾不養動物時,除了將該動物交付各縣市收容所外,任意遺棄的行為就是棄養,且棄養人需負起相對罰則。任何有常識或具基本判斷的人都知道這種行為就是棄養。更何況小兔子因此而被放走了,可能因此遭野狗攻擊或遭車輾斃,若動物因此成傷成殘,更可處以相對提高的罰則。


動保員稽查結果

經過數週的稽查後,2014.08.28協會接獲動保員致電告知稽查結果,動保處目前已聯繫到這位棄養人,但動保員認為該婦人有向協會詢問且選擇的是協會場所放置,不想以棄養罪做為懲罰,建議協會是否可將兔子先送回動保處,然後讓婦人到動保處「補辦棄養手續」即可。這種荒唐建議當下遭志工強烈抗議,並表示這絕對是棄養行為,執法人員怎可漠視自己的法律責任棄守底線,要求動保員依法辦案不得為棄養人尋找藉口脫罪,同時表明若不依規定辦理將直接公告對話錄音絕不善罷甘休。

# 本段附電話錄音以示負責(點此申請調閱) #



抗議之後才願意積極
本案件經志工強烈抗議後,動保處稍晚改由組長回電,電話中提到倘若犯案人本身無力支付罰款的話,那麼就算開罰了也無實際意義,詢問協會是否接受以勞動服務取代罰款云云。協會於電話中再次嚴正告知,請執法人員不要一直再替犯案人找藉口,所有犯案人被抓道都是一付楚楚可憐樣,好心幫人脫罪的同時,有考慮過被害人感受嗎?隨後組長終於改口表示此案若通報單位堅持就是棄養,那麼動保處將會以棄養罪送辦並依法開罰。

# 本段附電話錄音以示負責(點此申請調閱) #



本段附電話錄音以示負責(點此申請調閱)


辦案依據是條文還是自由認定
目前動保最大問題在於執法單位的心態,許多明確觸法但未達人神共憤的小動保案件,往往在息事寧人的心態下從輕發落或止於警告胡亂結案,主責動保業務的主管單位總喜歡稱這種精神叫給予犯錯人自新的機會,美其名叫已收警惕之效,但事實上就是姑息養奸、漠視生命。連這種罪證確鑿豪無狡辯機會的棄養案,動保員連依法裁罰的勇氣都沒了,又怎麼讓民眾對於動保機關建立信心呢?犯案者永遠只會在稽查員面前一付楚楚可憐知錯認罪的模樣,但事後反擊檢舉人以及汙衊協會的那種嘴臉與頑劣態度,棄養成功吃好道燒報的嘲弄等等,永遠都不是動保員在承擔執法人員不依法辦案,就是踐踏通報人的尊嚴賺取自己虛偽的「給人機會」掌聲

不足的是法律還是態度
再次檢視動物保護法,林林總總的內容規範、罰則甚至刑責均有,此法雖不能說完美,但要認真執行起來絕對有其嚇阻效用。重新檢討本案件時,我們看到了甚麼?當負責執行的動物保護檢查員選擇了自我放棄時,就算條文寫再多再好、附加罰則再怎麼重其實都沒用!到底不足的是法律,還是態度?

民間社團協助辦案,但成果往往毀在動保員的消極手上(圖為汐止案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