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 桃園苗圃私人動物繁殖園區案件報告

桃園苗圃私人動物繁殖園區案件報告

曾經的繁華與時代的落差,與時並進的動保觀念

https://bit.ly/3baeUQ1

私人民宅園區內的動物們

本案件座落在桃園某處偏僻巷弄中,有一處滿樹圍花、外觀似為一般花圃植樹的銷售店家,直到走入才發現另有一番天地。店內除了一般花草等產品銷售外,於旁穿過小路可直通後方的動物區,內有數十種大大小小的動物,除了常見的經濟類動物有雞、兔之外,亦有數籠鴿子以及野生動物們,這稀少外人所知的動物園區,因故被客人發現一隻狀況極差的台灣獼猴而被通報曝光。



案件地點外觀為一般的巷弄花草店家


不復當年繁華榮景

業主一家早期以燒陶為生,已精湛陶藝和植栽技術而聞名,其後代承接工作後因對動物有興趣而開始飼養各類型動物,大從黑熊小至鴿子,甚至保育類的藍腹鷴、原生種珠頸斑鳩、豪豬、斑龜等等…除了滿足業主自身的興趣外,早年發展繁榮的園區,亦給當地各級學校單位、農業系所參觀及研究,在當年風光一時且是無人不知的私人區域。近十年來因動物保護法以及野生動物保護法的發展執行,加上業主已年事已高無力再用相同的規格去經營,因此逐漸淡出園區動物參訪的行程,直到意外被訪客通報獼猴不當飼養後,業主決定正視自己無力照料這些動物的事實,並讓協會志工進入協助處理。


被通報遭受虐待的台灣獼猴已及健康狀態略有問題的豪豬


需要與時並進的動保觀念

民國60多年的動物飼養方式,多是以經濟動物的農務方向去照顧,在那個對於動物福利觀念為零的年代,飼養者能給予的飼養結構僅為餿食、雜糧、生水,提供基本能生存的飲食,並不會考慮到各物種飼養上所需的營養價值、環境空間等問題,故長年以來的動物生理已及心理都屬於不健康的狀態,而本通報案件經由當地防疫處已及其他動保團體的介入溝通後,成功說服業主放棄所有動物的飼養權,將各種動物分為不同單位去接手後續的安置照護。



衛生條件堪憂的飼養環境

案件無奈遭受拒絕

愛兔協會志工獲知消息後,一同和台灣SPCA(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及動保處前往園區場勘,想確認實際的兔隻數量與健康狀況好及早便擬定安置計畫,但場勘的當下園區內出現一位自稱每日整理環境的女士(自稱園區義工),現場阻止業主將兔兔讓渡給愛兔協會安置。該女聲稱園區公母兔均已分籠,且認為業主需要動物的陪伴所以想要留下一隻剛分娩的兔兔一家(約出生三日,且有一隻說已經被老鼠咬死吃掉),要求協會需配合此項條件才願意將兔兔讓渡,不配合則一隻都不可以帶離!

過去愛兔協會處理大量繁殖案件的安置計畫中,最重要的原則就是「全部帶走、不留任何一隻,以免未來持續生育(或不慎再懷孕)」,志工現場所有告知該女士必須全數帶走的原因,但業主似乎很聽該位自稱園區義工女士的話,態度從樂於轉讓變成拒絕,現場無法進一步溝通的狀況下,無法做後續的進一步討論安置計畫。


  • 因業主受自稱義工小姐煽動,從原本可釋出的兔兔意願轉變為不願意送養,最後在現場協會志工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的溝通之下,業主最後願意妥協從「改善環境」以及「自行送養減少數量」兩個原則配合調整。

 

現場的兔兔經過志工清點與造冊後數量將近四十隻,雖然初步看起來已有區分公母,暫時不會有大量繁殖的狀況,但因現場有孕母兔與小兔的狀況,未來能否完全不再生育產出實在令人擔心。且現場兔兔多數是和雞以及鴿子同籠,環境衛生以及動物福利令人堪憂,外少數較親近人的兔兔則單獨放置於狗籠內飼養,根據業主表示每日都會放風都很安全,但因為兔兔位在半遮蔽的空間之中,無法避免風吹日曬雨淋,在當季天寒地凍的氣溫之下,很難保證兔兔們有保暖避寒的保護。



 
半遮蔽的飼養空間


現場可見的兔兔與老鼠屍體、都不忍直視


無奈的循環

業主表示,過去有配合農業學校已及區域觀光農場願意接手兔子,動保處也配合發布相關訊息,除了保育類已及特殊動物會沒入轉為公家機關處理外,其他只要有團體單位需求,都會直接送出。其實這並非一個好的方式,不管是學校或者觀光農場,量多飼養造成的問題都只會一再反覆出現。現階段愛兔僅能先以輔導的方式勸說,先從環境改善部分著手,例如雞、兔、鴿的物種分籠、提供兔兔足以遮風避雨的室內環境等等…也期許業主願意自行將兔兔全數送養。


  • 本案後續於109年12月再次關心,並於隔年一月的回報紀錄中,兔隻已經有逐步在減少,飼主也願意將物種分籠、飼養環境優化,雖然目前尚無法得知業主是否願意全數將兔兔送養,但至少一點點的改變都是進步的開始。
  • 案件後續會持續與SPCA以及桃園市動物保護處持續關心


跟雞或鴿子放在一起的,都說是比較兇的兔兔




Comments